黑择明

朋友们,开心点,人间不值得

恨不得你是只蝴蝶二 9

我不能生病。因为我还要继续爱他。因为我还要继续爱下去。

Aphrodite:


  • 激情更新


  • 来了





当我在梦里巡回。

我爱你。

当我从梦中醒来,世界面目全非。

我爱你。



黄明昊趴在那里不动弹。跟赖上了似得,头都不抬一下。完全没有十几秒之前咄咄逼人,非要拉人一起死的样子。

“别装死。”范丞丞心气不顺,语气更加不善。

“我在想事情。”黄明昊突然这么说。

好像很吃力一样,他缓慢的直起身来,一侧的头发被压得变了形,还带了点微不可见的笑意。

他的眼睛红红的,可是对着光,范丞丞看不见。

“我在想你刚刚问我,我们两个有未来吗。”

“有吗。”范丞丞躺着,还是用手挡住眼睛。

黄明昊把手从床上放了下来,乖乖的盘腿坐着,无意识的玩手指。因为发烧,他的脸颊也有点泛红。

“我只是在想,你以前从来没有问过这种问题。”黄明昊说。“你以前会问我,明天吃什么,下次休息去哪里玩,你有时候会说,以后发达了,要送我辆车。”

范丞丞不屑的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本来以为你不会担心未来。”

“我会的,没有人不会。”范丞丞说。他把手放了下来,黄明昊才看到,其实他一直睁着眼睛。

他的睫毛很长,眼神干干净净。

他天生知道该怎么活的明白。

黄明昊盯着范丞丞的侧脸眨眨眼睛。

你真好,他想,他有点分不清楚,他的喜爱成为了惯性,一刻也不停的奔向眼前的人。

“你变成熟了。”黄明昊一边说话一边站起来。他用手撑着膝盖,动作有些迟缓。他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范丞丞。“你开始想着未来,是因为我吗?”

“这破地方能找到水吗,我想喝热水。”

未来具有无效性。想不想倒是没关系,重点是你到底相不相信。

“丞丞,别想什么未来了。”黄明昊走到门边。“多想想我吧。”

“滚。”

黄明昊笑了一下,不甚在意的样子。

“我们现在在谈恋爱吗。”他突然异想天开。

“不知道。”范丞丞没有回答的欲望。

“那我们现在是爱人吗。”

太阳光线铺撒了整个房间,金灿灿的好像要制造天堂。

黄明昊关上门的前一秒,听到范丞丞说,不是。

他当然知道未来是什么,他们是艺人预备役,范丞丞是准备好发光的星星。他们注定在以后的很久,都要走在人们的评价中,更何况,他还藏着秘密。

那位女士曾经问他,想什么时候公布自己的alpha身份。

他当时的回答是,随便吧。

那位女士好像很感兴趣,说这个怎么能随便呢,我挺期待的,所有人都觉得你俩没可能的感觉。

这个女人简直是恶趣味的结晶体。

还记得那位女士恶劣的声音透过手机话筒传过来,她说,我想知道你死心的样子。

门在身后关上,黄明昊走进空荡荡的走廊。他顿了一下,然后笑着揪起自己的衣领轻轻嗅着。那上面是清冷的,混杂着甜味的信息素味道。

那么多的日子里,我独自想着我们的未来。就好像独自探索道路,一次又一次的走到悬崖边。我十分清晰的知道,所有人给我带来的痛苦,都比不上我自己体会到的。

我自己都没能让自己死心,更何况你们呢。

黄明昊面无表情的往前走去,按住墙壁的指节发白。走出了几米的距离,他捂住半张脸,慢慢的靠着墙壁滑了下去。

未来具有无效性,你想的多了,就不会相信。

高强度抑制剂的后遗症是荷尔蒙的不稳定和时刻不停的疼痛。强行挣脱抑制项圈的后遗症是后颈腺体充血和头昏脑涨。

而爱上一个alpha的后果,是只要靠近他,全身就会强行进入兴奋的征服欲中,伤痕累累的腺体再次运行起来,爱欲和痛苦一起爆发,就像是时刻提醒着所谓的未来。

喜欢你这件事,本来就很疼啊。

没人比我更清楚了。黄明昊靠着墙壁笑着深呼吸,高烧席卷全身,鼻子里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后颈早已经痛到麻木,四肢无力的垂着。荷尔蒙失调造成的消瘦让他的侧身就像是一张纸片。

范丞丞现在一定躺在我的床上补觉。他才不会睡不着,他会把脸埋进枕头里,柔软的皮肤和干净的床单接触后是温暖的痕迹。以后,我的床上就会有他的味道,就算他不在,我也像是躺在他的身边。

也没人比我更爱你。

失调的荷尔蒙忽上忽下,信息素的味道一会儿像狂风暴雨,一会儿平缓的好像要死去。这种被撕裂一样的感觉是你给我的,我幸福的几乎要流泪。

你一直在爱我。

你保护我是在爱我,你喜欢我,就算你拒绝我,也是在救我。

你想救我的这个念头,都是个回应。

是你不放过我的。

走廊另一端传来脚步声。皮鞋踏在瓷砖上。

黄明昊转过头,模糊的看见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啊,是我们保镖大哥啊。

“Justin?”他听到那个高大的男人在叫他的名字,声音里全是怒气。

于是,他皱起眉头,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朝那个保镖走了过去。

这条走廊背光。

保镖往后退了一步,他的嘴角紧绷,因为空气里全是面前少年信息素的味道,充斥了整个走廊,那是甜腻的血腥。

而那个据说是精神病的高危险alpha,就那么朝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他的眼睛藏在刘海下面,消瘦的身体还有点趔趄,但是就是让人头皮发麻。

保镖把电击棒举了起来。

“Justin——黄明昊先生,请冷静。现在是您脱离监管的第12个小时.......我们无法确定您的精神状态。请和我保持2米以上的距离让我可以对你进行判断.......请停下。不好意思......根据安全法则,我有强制控制患者的权利,我.........”

黄明昊没有停下来,他就那么趔趄着走到了保镖面前。两人的距离远远低于所谓的安全距离。

保镖下意识的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然后,他看到少年抬起了手,竖起一根指头放在了嘴唇前。

“嘘,小声点。”他甜蜜的说。“你会吵到他的。”

保镖皱了一下眉毛,工作经验让他很快的发现少年的精神状态并不稳定,他轻轻偏头,发现对方贴着额头的头发早就被汗水浸湿,而脖颈后面能看到一点淤青。

“.......冷静点。”保镖又往后退了一步,稍稍缓和了语气。“你在生病。”

黄明昊好像顿了一下,他轻轻地歪了一下头,然后抬起手碰了一下自己的后颈。

“我在生病?”他重复道。

“对,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一定不好,请什么都不要做。放松神经。”保镖咽了口唾沫,又往前走了一步。“没关系的,你只是在生病。”

他一只手伸进西装口袋里,那里面是一只便携式的抑制手环。

就在他慢慢靠近少年的时候,对方突然又动了一下。

黄明昊抬起头,看着保镖的眼睛。他的嘴唇苍白,身上罩着一层薄汗,但是眼睛清明,一点都不像是神经恍惚的样子。

他眼神清亮的让人害怕。

“我不能生病。”黄明昊说。

我不能生病,我不能虚弱,我不能被发现。因为我还要继续爱他。因为我还要继续爱下去。

我没有生病。

“是你。”黄明昊说。

他的这句话短促而轻巧,仿佛是一个决定,保镖根本没听清楚,疑问的音节还含在嘴中,就觉得手腕一紧,而下一秒,电击器已经顶到了黄明昊的肩膀上。

压迫感太过于强大的alpha信息素让他紧张到关节僵硬,少年的力气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他还没有来得及甩开电击器,黄明昊已经用另一只手按下了开关。

“是你用这个东西攻击了我,我才在生病。”


发情期的alpha如果具有伤人事实,那么将会被判定为失控状态,监管者可以使用低强度装置自卫。

但是,如果没有已经确认的伤人事实,监管者的强行攻击行为都可以确定为失职。

电击器被扔到了一边,撞在墙上,摔得四分五裂。

阳光铺撒的房间里,范丞丞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他听到了走廊上传来的响动。

嗓子不舒服,他吞咽了好几次才能把声音提高。他呲牙咧嘴的坐起身来。

“黄明昊?”他叫道。

没有人回答。

“黄明昊,Justin?你......”

然后,他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在走廊上,有个成熟男性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清在说什么,但是语调分外焦躁。

是外人。

范丞丞用嘴型说了声卧槽。掀开被子就想站起来。结果腰部以下实在疼的厉害,差点又把自己摔回床上。于是他只好拼命的找个舒适的状态,像个老年人一样磨磨蹭蹭的走向房门。

幸亏房间比较小,不然这段路就要命了。

范丞丞强迫自己忽略身体的不适,拉开了房门。

背光的走廊上,他看到黄明昊靠着墙歪在那里,手软软的垂在一边。他的面前就是那个监管的保镖,而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坏掉的电击器正在地上,甚至头部还闪了一下蓝色的火花。

这什么啊。

冬日空气冰冷,冻成了一副触目惊心的画面。


如果监管者的强行攻击行为对被监管人造成了较大的伤害且存在失职,那么依照条例。我们应该抱着万分歉意重新评估被监管alpha的各种状况。

我们尊重alpha的人权。如果监管者失职,我们会尽量做出让步。

让被监管者重获自由。


那些桎梏不值一提。

声音嘈杂,好像隔着什么东西传过来一样。黄明昊仔细的分辨,发现那是在叫他的名字。

那是他最熟悉的声音。

一只温暖的手落在了他的侧脸,鼻尖立刻充满了清冷的香气。

黄明昊满意的笑了。

就算是未来,也不能阻止我走向你。




TBC

“接下来的路,我就不跟你走了”

最近很欢乐!

我想嗑爆坤廷!

我也想跟我女神一样写沙雕相声文学!

泰骑我也不想就这么放过!

点梗吗!

首先恭喜hero夺冠!新军这样子真的非常厉害了!【虽然我对他们无感盒盒盒盒】

老阿姨比赛看的兴奋结束以后去刷了一波明日之子
惊喜发现戴景耀!
颜值跟当年一样非常能打了!

有没有一样追过星动亚洲的举个手我看看
仔细想想当年我还戴坤的太太哈哈哈
产了好多小甜饼简直要把自己甜齁
可惜账号找不到了
委屈巴巴

好像又好久没更了……啊啊啊我鞠躬致歉
真的太懒了懒死我了
明后天吧更一个存货
爱泥萌!💕💕

【我现在写东西写日记越来越像流水账你们随便看看就好感谢感谢】

听说你泰爷今天直播的时候压了一手阿根廷
听说今天4:3法国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怎么这么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好毒啊这个len ............

【骑泰/泰骑】《少年》(番外)

【最后一段是漂流瓶里knight给阿泰的信……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三天了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过程又啰嗦又虐不想看可以直接跳到最后看信……】
【不想看番外也可以正文也能直接算作结尾的……】
【我一啰嗦就停不下来这样我保证下篇肯定甜好吧……】
【爱你们 ❤❤】
————————————————————————————————————

“可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 ”

“别问那些没必要的,无论如何,我会原谅你,别放在心上。 ”

“如果,我说我不想离开你。”

“你不可以这样耍赖的……”

刺眼的光从四面八方照来, 模糊的视线里多了一个清晰的身影。
那人笑起来带点狡黠,眼睛里亮亮的好像藏着星星
就连他背后勾勒他身影的,那夕阳的碎片都没有他好看
一脸得意的,嘴里含混不清的喊着他的名字
“老四老四,老四……”
越走越远,直到连面容都模糊……

    
“阿泰!”
陈名铭猛的坐起身,被冷汗打湿的鬓角和起伏剧烈的胸膛令他晃了神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身旁的妻子揉着眼睛也跟着坐起来
“啊,嗯……”陈名铭看了她一眼,黑暗中他的眼神复杂不定,“你睡吧,我出去透透气。”

陈名铭站在阳台上,夜半的冷风让他清醒

五年了
阿泰
你在哪里
过得好吗
有没有想过我
我很想……
算了

睡眠不足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昏昏欲睡无精打采
陈名铭出神的望着面前的咖啡,有一搭没一搭的搅拌
对面是恨不得挤在一张椅子里腻出花来的诺诺和七杀
陈名铭觉着有点受不了,低下头去揉太阳穴

“老铁,你客人就是这样招待的?”
“你自己偏要跑来,”陈名铭发呆发够了,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
“啧,我这不是怕你太想我嘛,”诺诺怕苦,都喝卡布奇诺,说好的醒神,其实根本就是咖啡牛奶,此时嘴上沾了一圈白色的奶泡,眯眼睛笑的时候真的还是那副年轻的样子
爱情的滋润真好

“你这家伙可真经老。”
“哟,这语气太酸了,我可是仙女本仙好吧,”诺诺喝够了抬头,又指着马路对面一家不知道什么的小吃店,“那个看起来很好吃诶,7Q你去买,多买一会儿。”
七杀看了诺诺一眼,没说什么起身走出咖啡店

“你有病吧什么叫多买一会儿……”
“我看你才是得病了。起床气也不带这么乱喷的,你以前可不这样,”诺诺神情自七杀走后一瞬间严肃起来,“怎么,婚后生活不快乐?”
陈名铭低头,没说话
诺诺也不着急,他太了解陈名铭了,耗着,耗到他自己想通了说出来

“我昨晚梦到他了。”果然,过了不一会陈名铭就低低的开了口
"我记得哪本书上说 , 如果有一天你梦见了一个很久没见的人 , 代表他正在遗忘你 。"
“诺诺,五年了。我现在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陈名铭说这话的时候看上去很木然,眼睛却迅速的红起来
诺诺不知道说些什么,这时候安慰的话都是扯淡
咬着牙皱着眉斟酌了好久
“可…可是你都结婚了啊……”

“我知道。”陈名铭双手捂着脸,“我以为我会忘了他的。”
“你别……”
knight看上去很伤心,没发出声音也没法判断他是不是在流眼泪
诺诺庆幸他这种状态的时候还有自己在他身边

“我以前看过一部电影,叫山河故人”
“里面有一句话”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那他对你来说……”

“他永远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但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吧”

    
knight想,自己大概是老了,不然也不会那么多次看到明亮的眼神脑海就不听话的浮现一个人的影子
那个影子在某一天真的真实的出现在他的不远处
他陪着妻子逛屈臣氏
阿泰拿着一盒清口糖站在柜台边等着结账
knight感觉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好像分隔开来
另一个自己跳脱出来疯狂的向阿泰的方向奔去
knight站在原地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他想去说句好久不见
想去给他个拥抱
如果可以的话,甚至,他想吻一下他的唇,带着所有的思念和执念……

“老公,我们走吧”
“好”

在人生的漫漫荒野里我们东张西望,终于在今天,
我决定将你从我的生命中,彻底抹掉了

  
【阿泰:
直到今天,我依然回想起,那时明媚的你,带着不谙世事的锐利锋芒

亮亮的眼睛里好像藏着星星,一副青涩又倔强的模样
浑身青春洋溢的少年气,灿烂的叫人移不开眼

“我一定会拿到冠军的。” 你说。

那时欢喜,你我尚年少

有时我被现实打压的失去力气,可是想起你的笑,这些苟且好像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

看见你的笑,周围都仿佛失去了颜色

突然就有了继续下去的力量

我年少爱过的那明媚如风的少年啊

愿你前程似锦,愿你平安无忧

愿你寻一人相守终老

愿我的心意随风飘散,永不被人垂询

成为埋藏在心里的种子,在你我的心里隐秘而灿烂的生长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举世,再无双】

——全文完——

————————————————————————————————
写在最后:
最开头的一小段对话是从我很爱的写手的文里截取,也算做对她的致敬

我始终相信泰骑是彼此重要的人

要相信文都是反的!现实世界的他们一定是岁月长河中彼此相守相伴

还是要相信爱情呀

少年告一段落,虐够了爽了,so 甜文写手要回归了!

各位晚安!

昨天的完结篇点赞好少。。。番外。。。。。。。。。

【骑泰/泰骑】《少年》(完结)

【完结篇啦~这是我写过的时间间隔最长的小中篇……】

【好像曾经说过大佬直播我就更文……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

【时间太久了!前文自己寻找叭!说实话我也翻了好久嘤嘤嘤】

【低虐预警!是虐的,嗯,反正我写的有点难受】

【骑泰大概是站不动了……今天直播间这个嘤嘤怪我受不鸟QAQ】

【看文愉快嘤嘤嘤】

——————————————————————————————————————

【你说暗恋是什么感觉?
    大概就像红疹
    越是痛苦,越是清晰的刺目。】

————————————————————————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有多短暂,大概就像绽放在空中的烟花般转瞬即逝
燃烧整个生命的热度才能闪耀在空中的点点残影,昭示着荣耀的降临,也代表着光亮的陨灭

“诺诺你们……唉,都收拾好了吗” knight犹豫着问
“都弄好了,你就别操心了” 诺诺笑着拍了拍knight的肩膀,又使劲捏了一下
“放心吧,四爷,我跟邓磊还有大家都会努力生活得很好的”
目光转向阿泰,那家伙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低着头一言不发
平时嘴上的数落阿泰最多,但大家都知道,这个人啊,真的重感情了
偏偏还是别扭到死的性格,有多不舍有多难受都不肯说出来

knight这么想着就很心酸
走到阿泰身边搂住他肩膀,一手拿起他抽了一半的烟掐掉
“别抽了”  “嗯?”被烟刺激过的嗓子干涩嘶哑,阿泰抬头看向knight,
“去送送啊,队长。” knight笑着说

送他们离开的那个下午,天上飘着小雨,细细密密的渗进衣服里
钻心的凉
诺诺怎么着都是个善良的孩子,觉得气氛压抑,开玩笑着跟knight说以后进俱乐部的门得靠他们两个老年人
“滚你的,谁是老年人,我很年轻的好吧,98年的”knight作势去打他

“那我们,就走了?” 诺诺临上车还在回头看
“走吧,一路平安,到了发微信” knight靠着阿泰,“啧,泰爷,装高冷这么久了,怎么也说个再见吧?”
阿泰皱着眉,抬头看着站在车边,他曾经亲密无比的队友们,

“这永远是我们的家。记得回家。”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红了眼睛,逃似的上车,留下模糊的影子消失在雨雾中
knight紧紧搂着阿泰的肩膀,心里酸涩无比
“陈乐,还有我呢。”
“训练了。” 阿泰不着痕迹的擦了两下眼睛,转身走回屋子里
knight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未来怎样,谁知道呢
可我还是这么冲动的陪你留下来,只为了你伤心失意的时候还有我能为你稍微分担一点,哪怕只是一点
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一年的时间眨眼就过

年龄真的是电竞选手的致命鸿沟
哪怕你的意识再好,反应再快,被岁月摧残过的操作依旧无法战胜时间
阿泰和knight已经不怎么上场比赛了,联盟新人辈出,一个个新的大神诞生,很残忍,但阿泰不得不承认,
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knight找到阿泰的时候,那人在阳台上,手里拎着一罐啤酒,面对着点点的星空
“你干嘛?” knight走过去,皱眉,“明天不是有比赛吗?说好了你上场的。”
阿泰比赛前一天一定不喝酒,为了保证双手操作的稳定性
这习惯一坚持就是这么多年
“不了,我跟他们说了,我就不上了。” 阿泰转头笑盈盈的看着knight,“老四,我想清楚了,我……是时候退役了……”
“什么?” knight瞳孔瞬间收缩
“以前总想着,也许,再拼一下我也还能行,但这好像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事情。” 阿泰仰头喝了口酒
“哎,还是舍不得啊,尤其舍不得你。” “我?”
“你可是我这么多年最好的兄弟,以后就要天各一方了。”
knight转头看向阿泰的眼睛,那眼睛纯澈至极,不掺杂一点异样的情绪
是真心话
knight苦笑,从旁边拿起一罐啤酒打开,狠狠灌了一口

“我走了,你怎么打算?” 阿泰问
“退役吧。”
“不打了?”
“没理由再坚持了啊。”
你要是不在的话,我实在找不到再逼迫自己坚持下去的意义

   
    
机场。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XQ最辉煌的黄金一代,坚持到最后的阿泰和knight两个人,终于也要跟这片奋斗了数年的热土告别
阿泰跟knight并排坐在机场大厅里,默契十足的谁都没有先说话
阿泰无聊的把手机解锁又关上,眼神一下子瞟到knight的手机
knight安静的翻相册,一张接着一张。从2016到2020,从春季赛到秋季赛,从初入联盟到功成身退
从青涩到成熟
居然都,五年了

“老四。” 阿泰吞了口口水,有点沙哑的开口,“都这么久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knight却从来都能懂。只有knight能懂。
“是啊,都这么久了。”
“你回去之后,做什么?” 不知为何,阿泰突然从心底生出些对未来的某种迷惘
“不知道啊,应该去找个稳定的工作吧。反正不管做什么,也是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了。”
“这样啊……”
“我知道你,” knight收起手机笑着打断阿泰,“回家养猪嘛,拥有百万猪苗的泰神。”
阿泰愣了一秒,也跟着笑起来

knight温柔的笑着看眼前的人
我们走过时间,跨过苦难,终于……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
再见,阿泰
我们所有的荣耀,所有的故事,
就到这了

广播适时的响起,“请飞往厦门的乘客到C21登机口登机”
阿泰低头,抽了两下鼻子,将行李箱拽起,背好背包,再抬头看着knight依然一双笑眼温柔的看着他,眼圈有点红
“抱一下吧。”
不由分说的搂住knight的脖子
“以后也要常联系啊。”

“好。” knight笑着说,借着拥抱的姿势,轻轻吻了一下阿泰的发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发觉
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温柔了
我真的喜欢你,但是……

“阿泰,我……”
“嗯?”
“没什么,一路平安。”

陈名铭看着那颀长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感觉嘴角有咸涩的液体晕开

『上帝请你一定要保佑他
    保佑他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战胜,都不       被挫败
    保佑他哪怕哭过多少次,摔过多少次,仍有 站起来的顽强
    保佑他所遇见的人,都是内心温暖的人
    请一定要保佑他 』

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
那些我一转头就能寻到你模样的日子,
那些还未来得及说出口便已沉默的爱,
我终于,
要与他们说再见了 。

   
   
后来陈名铭去看过厦门的海
那片海蓝的刺眼,没什么别的感觉,只是觉得眼眶有点酸
将手中的信装进玻璃瓶,用力的扔向大海远处
这封信将随着无垠大海漂向远方,带着我的青春年少
我短暂的前半生做过许多遗憾后悔的事
唯独没有后悔过认识你

陈名铭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忽然笑了

谢谢你曾来过
我的少年

——END——

【黑黑碎碎念】
终于完事了!太不容易!
最开始只写了后面这一段……觉得很好看啊就各种开脑洞加了各种情节……加呀加加呀加就这么多……我纯没事找事……
中间鸽的时间真的长QAQ谢谢你们还在

呀,BGM小天使要推荐歌曲
指田郁也的《花になれ》
最开始的灵感就源自这首歌,真的你们听一听,又感动又释然又心疼,真的好听

陈乐,陈乐他大概觉得身上背负的太多,没力气再加上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
其实人呐,这一辈子最刻骨铭心的,就是爱情了

悲伤吗?悲伤的,毕竟是个不完美的结局
但你要说这是个虐文,大概算不得,都在这段时光里得到了珍贵的东西
我曾爱过你,就很值得了

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呀……

明天更个小番外
我写文必有番外的你们晓得吧啊~?

好啦,能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给你们比个螃蟹!
爱泥萌❤

再见
后会有期

——FIN——

占tag致歉

晚上更文

1.少年更完
2.篮球相关
3.逝川2.0

你们选
评论留言